新蜂中文網(wǎng)
當前位置:新蜂中文網(wǎng) > 現代言情 > 總裁豪門(mén) > 腹黑暖少:甜妻魔掌難逃

第二十八章 把她給扒光

小說(shuō):腹黑暖少:甜妻魔掌難逃 作者:夏沐嫣然 更新時(shí)間:2015/8/10 13:15:34 字數:3112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敢這樣跟我說(shuō)話(huà)。你算什么?一個(gè)私生女,一個(gè)落魄的千金,一個(gè)賣(mài)身的,還賣(mài)給過(guò)蕭南海那個(gè)老男人,你有什么資格這樣跟我講話(huà),如果不是你用了狐媚的手段迷惑凌燁,他怎么會(huì )被你迷的暈頭轉像,你現在不就是想要錢(qián)嗎?你說(shuō)吧,想要多少,我現在就給你寫(xiě)支票!”

    林可茜也被葉星璇氣的有點(diǎn)語(yǔ)無(wú)倫次,也從自己的包里面掏出支票,寫(xiě)上了五百萬(wàn)的數目,塞到葉星璇手中。

    “五百萬(wàn)夠嗎?足夠買(mǎi)你后半輩子衣食無(wú)憂(yōu)了,以后請你遠離他!”

    葉星璇揚手就將支票撕爛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的支票,在你說(shuō)別人壞話(huà)前,先搞清楚自己是什么!”

    在看到葉星璇將要離開(kāi)之時(shí),林可茜急忙追出去,不由分說(shuō)的,就拽住葉星璇的衣服,一枚精美的戒指被塞到葉星璇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葉星璇,既然你執意要走,也可以,但不要怪我沒(méi)有提醒你?!?br />
    林可茜雙手環(huán)抱在胸前,十分的冷蔑,一副看不起人的樣子。

    葉星璇根本就沒(méi)有理會(huì )她,就走出去。

    剛剛走出去,就看到林可茜在后面大喊一聲。

    葉星璇一轉身,很多人就奔了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可茜姐?”施婭琳很擔憂(yōu)的問(wèn)道,她的話(huà)語(yǔ)里面充滿(mǎn)了虛偽。

    “我的鉆戒,我的鉆戒不見(jiàn)了!我剛剛還戴著(zhù)呢?”

    林可茜立刻就裝出一副十分緊張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哎呀,這可壞了,是不是掉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一直在跟葉星璇在一起的,對了,我想起來(lái)了,我剛剛去上洗手間的時(shí)候摘下來(lái)放在桌子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話(huà)一出,立刻有人去洗手間里面尋找。

    葉星璇緊皺眉頭,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冤枉……如果不出意外,他們肯定會(huì )懷疑是自己做的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葉星璇想要轉身之時(shí),就被施婭琳給攔住。

    “想走?戒指不交出來(lái)就想離開(kāi)嗎?”施婭琳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我沒(méi)有拿戒指?!?br />
    葉星璇怒視著(zhù)施婭琳。

    這樣勾心斗角的生活她真的覺(jué)得很累,她自己都覺(jué)得疲憊,難道他們都不會(huì )覺(jué)得累嗎?

    他們應該去改變的人是凌燁,而不是自己!

    “拿不拿不是你自己說(shuō)了算,剛剛就你跟可茜姐在一起,為了證明你的清白,你不給我們搜一下怎么好!”

    施婭琳邪魅的一笑,這樣陰險的笑容像極了施洛風(fēng)。葉星璇頓時(shí)對她半點(diǎn)好感全無(wú)。

    什么樣子的哥哥就有什么樣子的妹妹,這句話(huà)是一點(diǎn)不錯,不給施洛風(fēng)應該是比這個(gè)妹妹有風(fēng)度很多。

    “隨便!”

    她可以十分的確定,自己是沒(méi)有拿過(guò)林可茜的戒指,連她的戒指什么樣子都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。

    施婭琳也沒(méi)有客氣,在葉星璇左邊的口袋里面沒(méi)有搜到后,就把手伸到葉星璇右邊口袋里面尋找。

    “葉星璇,這是什么?”林可茜瞬間就從葉星璇的口袋里拿出一枚閃著(zhù)璀璨光芒的鉆戒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個(gè)!這個(gè)可是凌燁送我的?!?br />
    林可茜立刻緊張的拿過(guò)戒指。

    “葉星璇,你為什么要偷我的戒指?我看你不僅偷了戒指,你肯定還偷過(guò)別的戒指,不如今天我們就好好的找找!”

    林可茜的眼神泛著(zhù)一抹危險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對啊,她不僅偷過(guò)戒指,還偷過(guò)別的東西,對待這樣的賊不送到警局,她是不會(huì )知道什么是不對!”

    施婭琳冷蔑的一笑,伸手就要去打電話(huà),但是卻被林可茜一下子攔住。

    “先不要著(zhù)急報警,我們這么多人,還怕對付不了她這么一個(gè)女人嗎?俗話(huà)說(shuō)的好,浪子回頭金不換,我們要是不給她一點(diǎn)特別的教訓,她肯定不會(huì )悔改的?!?br />
    林可茜說(shuō)完,自己都覺(jué)得好笑,捂著(zhù)嘴巴十分開(kāi)心的笑了幾聲。

    也拿過(guò)施婭琳的手機,點(diǎn)了幾下后就交給一個(gè)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們兩個(gè)把她給我拉住,要是讓她給跑了你們總裁要是怪罪下來(lái),你們誰(shuí)都吃罪不起?!彼脑?huà)語(yǔ)里盡帶著(zhù)威脅。

    看到她們兩人有明顯猶豫的時(shí)候。林可茜更為不悅。

    “我的話(huà)你們沒(méi)有聽(tīng)清楚嗎?你們覺(jué)得我跟這個(gè)賤女人在你們總裁的心里,誰(shuí)重要一點(diǎn)!”

    她厲聲的呵斥著(zhù)兩個(gè)事,兩個(gè)事也只好不由分說(shuō)的就去按住葉星璇。

    葉星璇還來(lái)不及逃脫,就被幾個(gè)人動(dòng)作生硬的按在桌子上,她是一個(gè)女人,兩拳難敵四手,在怎么掙扎都沒(méi)有用。

    “你們快放開(kāi)我……”

    葉星璇不安的掙扎著(zhù),但不管怎么掙扎都是毫無(wú)用處的,只能就這樣被他們宰割。

    被他們控制后,林可茜就跟施婭琳站在葉星璇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葉星璇,我真是不知道你有什么魅力,居然將我哥哥跟總裁迷的七葷八素,我哥哥為了你搞成那個(gè)樣子,我早就想教訓你了?!?br />
    “啪!”一個(gè)響亮的耳光就落在葉星璇的臉頰。

    頓時(shí)臉上就是火辣辣的痛,嘴巴里也有一絲絲的腥甜,果然不愧是施洛風(fēng)的妹妹,下手足夠狠辣。

    葉星璇能明顯感覺(jué)到他們對自己的憤恨,心中的恐懼更甚,但也多了幾分魚(yú)死網(wǎng)破。

    “婭琳,你打一巴掌太便宜這個(gè)女人了,這樣下賤的女人打一個(gè)巴掌怎么能算了,不如就她的衣服好好的檢查下,看她的身上到底有沒(méi)有別的贓物,女人藏東西的地方都比較隱蔽,我們怎么能不檢查徹底點(diǎn)?!?br />
    林可茜面帶微笑跟不屑,更多了幾分調侃,卻陰毒至極。

    “對,還是可茜姐姐想的周到,說(shuō)不定她的身上還有別的臟物,我們怎么能不檢查的仔細一點(diǎn)呢?”

    施婭琳冷笑一聲,“撕拉”一聲,就將葉星璇的絲襪用力的扯破,就在她將要有更進(jìn)一步的時(shí)候,葉星璇也開(kāi)始拼命的掙扎。

    看到葉星璇這樣掙扎,施婭琳跟林可茜更不客氣,直接就按住葉星璇,將葉星璇禁錮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賤女人,你還想反抗嗎?現在就讓你嘗嘗在一群男人面前赤身的樣子,并且你也會(huì )登上新聞頭條,并且寫(xiě)上,小偷被脫光衣服,或者是小三被打……哈哈,你覺(jué)得怎么樣的新聞更加勁爆一點(diǎn)呢?”

    林可茜一手緊緊的揪住葉星璇頭發(fā),一手也狠狠的掐住葉星璇的手臂,指甲都陷入皮肉內,痛的葉星璇眼淚直流。

    “你們放開(kāi)我,你們這樣對我,不會(huì )有好下場(chǎng)的!”

    葉星璇拼命的掙扎,但卻被他們按的更緊了點(diǎn),她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更好的理由,只能用這樣的理由來(lái)蒙騙他們一下。

    她也迫切的希望能有人來(lái)解救自己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被拍了視頻,她還有什么臉出去見(jiàn)人!

    “少來(lái)嚇我!我告訴你,今天沒(méi)有人來(lái)救你,葉星璇你就認命吧,要怪就怪你自己犯賤!”林可茜的話(huà)鋒驀地一轉,伸手就對著(zhù)葉星璇的上衣猛地一拽。

    “撕拉”一聲,葉星璇的衣服被扯破一大塊,藍色的文胸在外,想要遮擋也無(wú)法做到。

    一股羞辱之感鋪面而來(lái),葉星璇委屈的淚珠也開(kāi)始掉落,即使掙扎也無(wú)法做到,她怎么也埋藏不了自己此時(shí)的羞愧。

    看到葉星璇如此模樣,林可茜更覺(jué)得痛快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這事業(yè)線(xiàn)挺豐滿(mǎn)的?!彼龘P手就重重的打了一下,葉星璇吃痛,憤恨的眼神瞪著(zhù)林可茜。

    “拍的仔細點(diǎn),將這個(gè)女人的樣子給我拍仔細點(diǎn),不然不夠勁爆?!?br />
    “對啊,要拍就拍的勁爆一點(diǎn),讓這個(gè)女人知道什么是羞愧!看她還敢不敢對著(zhù)男人隨便脫衣服,我看我哥哥以后還會(huì )不會(huì )喜歡你這樣的,身子都被人看光了……”

    隨后,是施婭琳一陣銀鈴般的笑聲。

    林可茜伸手觸摸著(zhù)葉星璇帶著(zhù)淚珠的臉龐。

    “哭了?你還知道什么是恥辱?這不是結束,要是你不按照我的意思做,我保證,以后的羞辱會(huì )更大,你給我……啊……”林可茜話(huà)音未落,就被葉星璇狠咬住手臂。

    “啪!”她揚手又是一個(gè)耳光。

    “你敢咬我!”林可茜痛的眼淚溢出,手臂雖未出血,但卻有幾個(gè)清晰的齒痕,隱隱的血跡。

    “她,一絲不掛!”林可茜眼底燃燒起熊熊的怒火。

    幾個(gè)人不由分說(shuō),就一擁而上,開(kāi)始撕扯葉星璇的衣服。

    寂靜的辦公室,不時(shí)傳出尖叫聲,聽(tīng)的人撕心裂肺……

    就在葉星璇瀕臨絕望的時(shí)候,辦公室內傳來(lái)一個(gè)暴怒的聲音!

    “都給我住手!”這個(gè)聲音發(fā)出時(shí),施婭琳也頓時(shí)傻眼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哥哥……你……你怎么來(lái)了?”施婭琳手里面抓住的幾片衣服也頓時(shí)掉在地上,整個(gè)人都變得木訥。

    林可茜眉頭緊擰,對施洛風(fēng)也甚是畏懼。

    試問(wèn)在整個(gè)xx市,誰(shuí)聽(tīng)到施洛風(fēng)的名字,不是聞風(fēng)喪膽呢?

    她只是聽(tīng)說(shuō)葉星璇家道中落,卻不知道葉星璇還跟施洛風(fēng)有關(guān)系,他為了葉星璇還親自來(lái)!

    “就……就是他們欺負的璇璇!”顧小麥躲在后面,有點(diǎn)膽怯的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語(yǔ)畢,林可茜殺人一樣的眼神就射到顧小麥的身上。

    施洛風(fēng)來(lái)不及多想,就急忙脫下自己的西服,蓋到上身赤/裸的葉星璇身上。葉星璇的肩膀似乎還在微微的起伏。

    “你沒(méi)事吧?”施洛風(fēng)心疼的拉住葉星璇冰涼的小手,看到她明顯有點(diǎn)紅腫的臉頰,他的心更加痛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