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都市之極品透視

              第40章 遠山與輝煌

              小說(shuō):都市之極品透視 作者:花開(kāi)見(jiàn)我 更新時(shí)間:2019/12/17 6:16:02 字數:2627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聲冷哼猛地響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福利院不遠處樹(shù)下的那兩個(gè)中年男子,緩步走向楚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為首之人西裝革履,一幅成功人士的打扮,臉上始終帶著(zhù)笑容,很假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另一人穿著(zhù)黑色練功服,胸前繡著(zhù)一行小字“遠山武館”,看這模樣像是個(gè)武館的教練,那聲冷哼正是從他口中發(fā)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易看了此人一眼,下盤(pán)很穩,每一步跨出的距離都一般無(wú)二,是個(gè)練家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,你們和這些混混是一伙的?”楚易冷笑的問(wèn)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子,你可知道你惹下了天大的麻煩!”那武館教練陰沉著(zhù)臉低喝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易上下打量了這武館教練一番,眉頭挑了挑,“哦?不知我惹下了什么樣的麻煩??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武館教練見(jiàn)楚易言語(yǔ)輕佻散漫,絲毫沒(méi)有把自己放在眼里,心中頓時(shí)升起一股怒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乃遠山武館拳擊教練,周峰!你傷了我武館弟子,該當何罪!”周峰怒喝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易瞥了眼地上橫七豎八躺著(zhù)的混混,再看看一臉憤怒的周峰,哪里還不知道這些混混的來(lái)歷,原來(lái)是遠山武館的弟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之前楚易還在納悶,為什么這些混混如此有組織有紀律,感情是武館弟子偽裝來(lái)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難怪周峰如此憤怒,這些武館弟子可不同于混混,一下子這么多人被打傷,作為領(lǐng)頭人的周峰必定難辭其咎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易似笑非笑的望著(zhù)周飛,“什么弟子?我沒(méi)看到什么武館弟子,也不知道什么遠山武館,你再胡攪蠻纏,我要報警了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(tīng)到楚易這話(huà),周峰再也忍不住,猛地握緊拳頭,一拳砸向了楚易的臉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愧是拳擊教練,這一拳力道很足,楚易都能感受到撲面而來(lái)的拳風(fēng),只是可惜,這出拳的速度在楚易眼中終究還是慢了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峰帶了這么多人來(lái)福利院搗亂,楚易自然不會(huì )對他客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周峰拳頭即將砸到楚易的瞬間,楚易右手如閃電一般抬起,一把握住周峰的拳頭,隨即猛地向上一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聽(tīng)“咔嚓”一聲脆響,周峰的右手拳頭被楚易硬生生的給扳斷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峰的表情瞬間僵住,額角布滿(mǎn)了密密麻麻的細汗,隨后一聲慘叫響徹云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竟然廢了我的右手?你該死!你可知道我的身份!”周峰強忍著(zhù)痛苦怒罵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易揉了揉手腕,輕笑道:“喲,你還有其他身份吶,來(lái)來(lái)來(lái),說(shuō)出來(lái)我聽(tīng)聽(tīng),看看能不能?chē)樀轿?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兄弟,你過(guò)了!”一道清冷的聲音從一旁響起,正是另外那個(gè)西裝革履的中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易瞥了這中年一眼,“你又是誰(shuí)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西裝中年臉色傲然的說(shuō)道:“鄙人輝煌建筑公司老板,蔡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峰是我好友,你不該如此傷他,現在立刻給他道歉,我可以保你一命,否則他后面的那位知道了,你的下場(chǎng)會(huì )很凄慘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,救你也不是沒(méi)有代價(jià),這孤兒院注定要拆,你又能護到幾時(shí)?這一點(diǎn)我想你很清楚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是個(gè)有能力的人,我很欣賞,只要你道個(gè)歉,同時(shí)發(fā)誓以后跟著(zhù)我干,那么榮華富貴少不了你的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易冷漠的看著(zhù)蔡成功,“輝煌建筑的老板?你哪來(lái)的勇氣在這里頤指氣使?他們的下場(chǎng)你沒(méi)有看到嗎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對福利院做的那些事,我待會(huì )慢慢跟你算賬,現在滾到一邊去,沒(méi)空搭理你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峰,繼續啊,我還等著(zhù)你喊出身份來(lái)嚇嚇我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堂舅是岳七爺!你……等死吧!”周峰捂著(zhù)手腕厲聲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岳七爺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易不由的輕笑了一聲,還真是有趣,自己今天是撞大運了嗎?竟然遇到這么多關(guān)系戶(hù)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說(shuō)來(lái)有趣,上午有個(gè)瘋女人自稱(chēng)開(kāi)發(fā)區趙區長(cháng)是她姐夫,她在岳七爺名下的4S店里聯(lián)合店長(cháng)找我麻煩。你知道結果怎么樣嗎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(tīng)到楚易這話(huà),周峰一愣,扭頭望了眼旁邊的蔡成功,如果他沒(méi)記錯的話(huà),蔡成功老婆的姐姐就是嫁給了開(kāi)發(fā)區的趙區長(cháng)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不其然,蔡成功的臉色驟然一變。不久之前,他老婆頭發(fā)凌亂如同喪家之犬一般跑回家,說(shuō)是被一個(gè)年輕人給羞辱了,但卻絲毫不敢提報復之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蔡成功的追問(wèn)之下,他老婆才顫聲說(shuō)出個(gè)中關(guān)鍵,那個(gè)年輕人認識岳七爺,只憑幾句話(huà),就讓岳七爺罷免了4S店長(cháng)的職務(wù),這哪里是她能招惹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刻聽(tīng)到楚易提起這事,兩相印證之下,蔡成功哪里還不明白楚易的身份,能和岳七爺交好的人物,怎么可能是普通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蔡成功心中生起了一股退意,商人的本能告訴他,眼前的年輕人很危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周峰,你傷得嚴重,我送你去醫院?!辈坛晒σ话逊鲎∨赃叺闹芊?,聲音里帶著(zhù)一絲不易察覺(jué)的緊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峰哪里肯就此作罷,嘴巴一張,就要繼續威脅,“我堂舅是岳七爺,你最好現在給我跪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蔡成功連忙用手捂住了周峰的嘴巴,朝著(zhù)他猛眨眼間,示意他不要再說(shuō)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捂著(zhù)他嘴干什么,讓他說(shuō),我聽(tīng)著(zhù)呢!”楚易淡淡的說(shuō)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兄弟說(shuō)笑了,周峰傷的不輕,腦子有些犯渾,我還是送他去醫院吧,不然萬(wàn)一出了事,牽連到小兄弟你就不好了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嗚~放開(kāi)我~嗚~”周峰右手被廢,身上力氣使不出來(lái),只能拼命的喊話(huà)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蔡成功皺了皺眉,繼續說(shuō)道:“小兄弟和岳七爺交好,周峰又是岳七爺的堂侄,這事實(shí)在是誤會(huì ),我們就不打擾了,告辭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明著(zhù)說(shuō)向楚易告辭,同時(shí)也是向周峰暗示,楚易和岳七爺的關(guān)系不一般。周峰還算有些有些腦子,沒(méi)有繼續掙扎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易發(fā)現了蔡成功的小動(dòng)作,似笑非笑道:“看來(lái)蔡老板似乎對我有些了解啊,有點(diǎn)意思?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兄弟說(shuō)笑了,商人嘛,總得耳聽(tīng)六路眼觀(guān)八方,這樣才能長(cháng)久些?!辈坛晒τ樣樀慕忉尩?,他哪里敢說(shuō)出那瘋女人就是自己的老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說(shuō)的不錯,那么我們來(lái)說(shuō)說(shuō)你一而再,再而三的針對福利院的事吧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蔡成功腳步一頓,干笑道:“小兄弟說(shuō)的這是哪里的話(huà),我只是領(lǐng)了上面的任務(wù)而已。拆這孤兒院并不是我個(gè)人的意思,而是開(kāi)發(fā)區的規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開(kāi)發(fā)新商城,這是利國利民的大事,我真的沒(méi)有針對孤兒院始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是不知為何孤兒院不愿意配合,無(wú)奈之下才用了些過(guò)激的手段,都是不得已而為之??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話(huà)說(shuō)的那叫一個(gè)冠冕堂皇,換做其他不知情的人,都會(huì )以為蔡成功是站在正義的一方,而孤兒院則是不停政策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易不是三歲小孩,自然不會(huì )被蔡成功這番鬼話(huà)所蒙蔽,并非是福利院不愿意搬遷,而是某些人克扣了屬于福利院的拆遷款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福利院的賬戶(hù)是你凍結的嗎?”楚易突然問(wèn)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蔡成功臉色一僵,隨即哈哈笑道:“我不明白小兄弟在說(shuō)什么,我只是一個(gè)小建筑公司的老板,又不是體制內的人,哪有能力來(lái)凍結孤兒院的賬戶(hù),小兄弟找錯人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蔡成功掩飾的很好,但楚易還是發(fā)現他那一絲不自然的神色,心中已然有了猜測,即便福利院賬戶(hù)不是蔡成功直接干涉凍結的,也和蔡成功脫不了干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不是蔡老板,那我就放心了,我有一筆100萬(wàn)的捐款已經(jīng)打入福利院的賬戶(hù),想來(lái)很快就會(huì )有結果,希望是我誤會(huì )了吧!”楚易淡淡的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蔡成功的眉頭皺了皺,雖然楚易和岳七爺交好,但他也有趙區長(cháng)在身后撐腰,只要避開(kāi)和楚易正面接觸,那自己并不需要忌憚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現在楚易突然給孤兒院捐了100萬(wàn),這該如何是好,自己明明已經(jīng)快要逼迫孤兒院就范了,若是突然有一筆錢(qián)到賬,那豈不是壞了自己的大事。
              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              強力推薦

              最新簽約

              亚洲综合AV色婷婷国产_中国熟妇人妻XXXXX_欧美国产偷2018在线观看_曰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视频